当前位置:彝良在线 > 香港反对派区议员区议会上相互攻击

香港反对派区议员区议会上相互攻击

  反对派区议员区议会上相互攻击,有人自曝:都是靠吃“人血馒头”得到的议席

  反对派区议员区议会上相互攻击,有人自曝:都是靠吃“人血馒头”得到的议席

  【环球网报道】去年9月,香港女学生陈彦霖自杀事件引发关注,香港反对派频频利用此事炒作,声称陈彦霖的死因和“修例风波”有关。据香港“文汇网”4日报道,近日,有西贡区反对派区议员提出把即将落成的将军澳休憩设施命名为“陈彦霖纪念公园”。这一提议不仅引起陈彦霖母亲的不满,反对派区议员内部也产生分歧,双方不但在区议会上互指吃“人血馒头”,还有人在争吵中承认,在座所有反对派区议员都是靠吃“人血馒头”得到的议席。

  据报道,昨日(3日)在西贡区议会会议上,有反对派议员动议将将军澳其中一个休憩设施,命名为“陈彦霖纪念公园”,另一个休憩设施命名为“周梓乐纪念公园”。两项动议引起另一部分在场反对派议员的反对,双方在区议会上发生争执。

  据现场视频显示,期间,有人将一袋外表涂有红色颜料的馒头倒在提议者桌上,直指其是在吃“人血馒头”。提议一方则有人反驳称,“在座民主派的议员哪位不是‘吃人血馒’头进来的?所得的议席、票数,全部都是吃‘人血馒头’、消费‘手足’而来的”。他还指责对方称,“你真的在吃‘人血馒头’,我指你吃完‘人血馒头’还没任何东西出来啊”。

  据“文汇网”报道,在一片混乱下,西贡区议会主席钟锦麟称,由于事件未咨询家属并且有争议,决定动用主席权力,提出暂停讨论动议,最终终止议案在16票赞成、13票反对下通过,议案短期内不会再交区议会处理。

  对于反对派区议员之间互指吃“人血馒头”,有香港网民讽刺,都想做老大,开始内斗,由得他们自相残杀;还有人批评,暴徒议员只知道吃“人血馒头”、消费死者,不理死者父母感受,为达政治目的,行为幼稚低劣。

  实际上,对于反对派区议员提出的将军澳休憩设施命名为“陈彦霖纪念公园”,陈彦霖母亲何女士2日已发出公开信表示反对。据香港“文汇网”报道,何女士在信中表示,此次公园命名动议,从未征询过她及其家人意愿,“但却又一次撕开了我们的伤口,在伤口上洒盐。我们本来已经想向前行,现在又被拉住”。

  何女士说,“我不希望再见到有人消费彦霖,利用我女儿为自己套上光环!”“将心比己,若事情发生在你的子女身上,你会如何?”她还表示,希望大家可以放下仇恨,放下颜色,珍惜家人,让香港社会回复安宁。

  立法会议员葛佩帆(左)及张国钧(右)受何女士委托发出公开信。(图源:香港“文汇网”)

  报道称,香港立法会议员葛佩帆表示,已收到很多将军澳当区居民的投诉,质疑有关区议员未咨询居民意见就提出动议是滥用权力。葛佩帆认为,利用过世者进行政治操作是非常不道德的行为,社会应该谴责。她非常同情何女士及其家人的遭遇,认为提出动议的区议员应该向陈彦霖家人道歉。

  去年9月22日,香港知专设计学院15岁女生陈彦霖被人发现溺亡,校方曾发布视频,显示陈在事发前独自离校,没被陌生人挟持。香港警方也在去年10月11日澄清,陈彦霖死因是自杀,没有可疑迹象。香港反对派却不断利用此事进行炒作,声称陈彦霖的死因和“修例风波”有关,污蔑警方“杀人灭口”,还有暴徒还趁机到陈彦霖的学校闹事。

  去年10月17日,陈彦霖母亲何女士接受香港无线电视(TVB)专访时曾澄清谣言表示,自己一直与警方跟进事件,看过所有闭路电视片段,察觉到女儿出事前已有神情异常的情况。何女士说,女儿8月起曾不止一次表示她出现幻听,何怀疑女儿受“思觉失调”(精神分裂)困扰。

  何女士当时还回忆表示,女儿曾说不想再上街,因为“整件事已经变了质”,而女儿误中催泪弹一事更与网传谣言完全不符。她说女儿当时只是去购物,不料受到波及。对女儿死因,她起初也曾有怀疑过,但后来她自己身份被人在网上“起底”,让她明白部分人并非关心她的女儿,事件演变成对她的滋扰。 【编辑:朱延静】
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24小时
  • 7天
  • 30天